<listing id="7jzpp"></listing>
<var id="7jzpp"></var><cite id="7jzpp"></cite>
<cite id="7jzpp"><video id="7jzpp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jzpp"></var>
<var id="7jzpp"></var>
<var id="7jzpp"></var><cite id="7jzpp"><video id="7jzpp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7jzpp"><span id="7jzpp"></span></ins><var id="7jzpp"></var>
<var id="7jzpp"><video id="7jzpp"></video></var> <ins id="7jzpp"><span id="7jzpp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7jzpp"></cite>
<cite id="7jzpp"><strike id="7jzpp"></strike></cite><menuitem id="7jzpp"></menuitem>
<cite id="7jzpp"></cite>

云计算赛道双雄并立 亚马逊、微软扩展趋势放缓

2019-11-12 12:08:01

高尔夫球杆 http://www.pcpop.com/article/6051069.shtml

红刊财经何艳

在卢国韬看来,云计算市场规模增速放缓几乎不可避免,横向比较各大巨头新增市场份额情况更具指引性。目前,亚马逊AWS受到一次性因素影响较多,而微软云计算业务水平已经越来越接近亚马逊,谷歌的基数尚小,很难判断近期云计算业务对其整体营收的影响。

对于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这三大科技巨头而言,其财报数据除了关键的营收、净利润等核心指标需要关注外,云计算业务规模变化同样是需要重点关注的。最新一季财报显示,云计算赛道上,亚马逊依然稳居第一位置,微软紧随其后。

作为目前科技产业中最吸金的业务,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都加大了对云计算的布局,在头部效应影响下,未来全球云计算市场格局将会出现怎样的新变化?市场对“老大哥“亚马逊AWS业务增速的放缓是否过度解读?本期《红周刊》特别邀请美国对冲基金公司GreiphynHeightsAssetManagementLP投资经理卢国韬对云计算市场格局进行解读。在卢国韬看来,云计算市场规模增速放缓几乎不可避免,横向比较各大巨头新增市场份额情况更具指引性。目前,亚马逊AWS受到一次性因素影响较多,而微软云计算业务水平已越来越接近亚马逊。谷歌的基数尚小,很难判断云计算业务对其整体营收的影响。

云计算巨头新增市场份额更值得关注

《红周刊》:亚马逊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AWS云服务的营收增速创下了5年多以来的最低值,增长35%,增速再次放缓。对此情况如何看?

卢国韬:亚马逊云计算最开始时是从零开始的,增速必然很快,随着基数越来越大,竞争对手越来越多,营收增速放缓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事实上,不只是亚马逊AWS增速在放缓,云计算的各家巨头公司都存在类似情况。这种情况下,与自己进行同比增速比较实际意义并不大,因为这只是一个数的差别,要看就得看新增市场份额的变化,横向比较各家获得了多少份额,这对未来的业绩表现可能更具指引性。

《红周刊》:新增市场份额方面是怎样的情况?

卢国韬:与去年同期相比,微软大概增长40亿美元左右,亚马逊增长50亿美元左右,两者的差距大概只有10%~15%,新增市场份额已经非常接近,未来,两者可能势均力敌,新增市场份额可能趋于一致,达到差不多的水平。对于谷歌而言,目前仍在全力追赶,不过因起步晚、投入晚,市场份额还很难说。所以,我目前推测,亚马逊竞争压力相对较大,被迫降价导致利润率降低,但它又不能不这样做,因为如此做法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。

《红周刊》: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给它贡献了不少营收,相比之前几个季度,AWS营收增速有所放缓,这是否是一种危险的信号?

卢国韬:短期来看,亚马逊确实面临一定风险,但这存在一次性因素,比如美国国防部100亿美元的大订单。据我推算,这个合同相当于可以贡献AWS每年2%~3%的增速,所以,失去这个合同对于亚马逊的增长还是构成很大压力,进而也推动了亚马逊追加投资自己的网售业务,以保持一定程度的业务总体增长。从竞争的角度讲,亚马逊只要能够跟对手保持在一个价格水平上,亚马逊还是有优势的,至少能保住一定的市场份额。

对亚马逊而言,其受到过很多一次性因素的影响。比如,贝索斯是华盛顿邮报的老板,华盛顿邮报经常攻击特朗普,这次亚马逊失去国防部的订单,基本上可以肯定是特朗普给国防部施压,在Oracle抱怨的时候,把旧的合同整个推翻,重新竞争,相当于Oracle给他人做嫁衣裳,微软最后赢得了订单。所以,这里有政治因素作祟,如果特朗普连任,亚马逊从美国政府拿到的合同可能会越来越少,但这是人为的一次性因素,并不会对亚马逊的基本面造成根本性影响。

亚马逊、微软云计算未来增速将趋于一致

《红周刊》:在云计算领域,正在发力的微软、谷歌、阿里,会不会对亚马逊的原有市场份额造成威胁?

卢国韬:关于云计算领域的竞争问题,亚马逊已经在跟微软和谷歌面对面竞争,而阿里巴巴在美国、欧洲等地的市场份额实在太小,它的技术虽然一点也不差,但云计算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,不是建立了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就万事大吉,它需要大量的销售人员来招俫客户产生营业收入,而这一点,阿里在西方国家并无优势,而且我认为,阿里云计算在美国的进展也会非常有限,可以剔除出去不考虑。

在云计算市场,在其他有巨大财力公司介入的情况下,亚马逊的份额肯定会有所降低,如果未来亚马逊能够守住百分之四十几的份额,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,并持续稳定的话,则大家都能挣很多钱。我想贝索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全盘拿下,市场份额一点点失去肯定会发生,但只要稳定在一定范围内就可以了,或者说市场份额下降幅度只要是非?;郝?,问题就不是很大。

《红周刊》:亚马逊第三季度财务显示,亚马逊的每股收益为4.23美元,这是自2017年6月以来首次出现了同比下降。这一下滑状态是否会延续?

卢国韬:对于亚马逊来说,我认为云计算的价格压力还会持续,国防部的一次性影响因素未来总会通过其他途径弥补,目前公司的固定资本支出相对还是比较大。另外,假日季马上来临,亚马逊势必还会进行大幅投入一日达,而且它还拼命想把生鲜业务做好,这些都是需要投入的。总体看,亚马逊每股收益下滑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至少得有一两个季度。

《红周刊》:财报显示,亚马逊第三季资本性支出(capex)为33.85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25.27亿美元,同比增长34%、环比增长28%,而第二季度和第一季度资本性支出环比为负。亚马逊表示,资本性支出主要是为了支持AWS。

卢国韬:一般来讲,中长期而言,固定资产支出是一个正面因素,因为公司决定做大量的固定资产支出,这说明其对未来有相当大的信心。亚马逊的固定资产支出的增长或者降低符合一定的循环规律,它一般先投入一部分,然后慢慢降下来,等到把这部分消化掉,再视机会继续在固定资产支出上逐步增加,然后再慢慢消化掉。

这种周期性,一般来讲,一部分原因可能确实因为业务增长的需求很好,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可能还有大量的设备需要更新,因为计算能力、服务器都是有使用寿命的,时间到了可能就需要更新,把旧的网络设备替换下去,放进新的网络设备等等,所以,在不知道具体细节的情况下,难以推断需求的问题,但是AWS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指引增幅较大,我推测应该是主要希望保持AWS增长速度在一个相对过去这两个季度增速更高的水平上。

《红周刊》:微软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本季度,智能云下的Azure业务实现59%的增速,相较上季度64%增速出现降低,但仍高于AWS同比35%的增速。

卢国韬:微软跟亚马逊一样,面临基数较大必然会放缓的问题。另外,还有一点,同比增长有个问题,比如有可能去年同期因某些特殊因素,导致增长大大超出预期,而今年相比起来,就会看上去明显差很多,但实际上并不差,只是看上去很差。我认为微软的增速还会继续下降,因为它现在整体的业务水平已经越来越接近亚马逊,假设他们未来拿到新的市场,份额非常接近的话,则他们的业务增速也会是越来越接近,这是个数学问题。

谷歌云计算业务贡献有限

《红周刊》:2019年三季度末,谷歌有员工11万4千,同比增长21%,公司财报提到人员增加的最大领域是谷歌云和搜索。此前,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·皮采(SundarPichai)在7月表示,该公司计划将云计算的销售队伍扩容三倍。如此投入,谷歌云计算业务在未来能否给其营收带来突破?

卢国韬:谷歌的云计算提供能力还是很有限的,而且它是三者中起步最晚的。跟亚马逊比,它的技术还要差一些,跟微软比,它没有已经在大的企业方积累大量人脉的基础。而且它最初的想法是找到一个特殊的生存空间,即使没有大量的投入,也能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,我认为谷歌已经完全推翻了这个想法,因为云计算本身必须要有一定的基础投入,该有的地域覆盖区(footprint)还是应该要有的,比如不能全美只有少量几个数据中心,这是躲不掉的。一旦有基础性投入,产生大量的闲置计算资源之后,就需要雇用大量的销售人员去销售。最近几个季度,谷歌下定决心在云计算领域去追赶,但能否带来突破还未可知。

《红周刊》:谷歌在7月的第二季电话会议上表示,其云计算销售额在不到18个月的时间里翻了一番。不过,此次财报,谷歌并未具体披露云计算业务的营收数额,对于谷歌云的发展前景,您是怎么看的?

卢国韬:谷歌的核心业务搜索基本上已经接近饱和增长,云计算做得也一直不算好,现在全力去追赶,增速显然非??晒?。但就云计算的市场格局来看,亚马逊和微软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,两者分别有百分之四十几的份额,而谷歌只在10%左右,相对于谷歌自身庞大的业务来说,云计算的基数太小,不好判断近期其能有多大程度推动谷歌成长。

(利益披露:截至发稿,卢国韬所在基金不持有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公司股票。)

(本文已刊发于11月9日的《红周刊》)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古冶新闻网版权所有
中国福彩官方app